• <ol id="bh9pwp"><div id="bh9pwp"></div></ol><big id="bh9pwp"><font id="bh9pwp"></font><i id="bh9pwp"></i><button id="bh9pwp"></button></big>

    拉斯維加斯登入/追夢

    • 時間:
    • 浏覽:4727次
    • 來源: 快遞100

    在拉斯維加斯登入的夢中,還有許許多多有價值的東西,我倒希望所有的人都和我一起去掂量自己夢的重量,去探尋屬于自己的人生夢想.

    高二階段的我們如這季節般,光環將姗姗褪去,准備迎接冬天的到來,再冬眠狀態的我們期盼春天“黎明”新生物的來臨,最後步入夏天緊張的升學大考階段。

    場景切換到荒蕪的沙漠地帶,當媽媽突然想到還沒有拿藥時,拉起我兩腿一蹬,撒丫子就跑。老師從大塑料袋裏拿出兩粒綠色藥丸,在沒有水的情況下,叫我吞下它,並再三叮囑我每天按時吃三次,則不然再次暈倒。

    "開口不談《紅樓夢》,讀盡詩書也枉然."

    場景再次切換到金立堂皇大酒店的後門外,老師吩咐我們晚上再聚下吃個飯,便上了男友的面包車,呼嘯而去。我猶如一只醜陋,毫無生氣的布偶,任著媽媽牽著跑,雖心裏的湖面早已起了波瀾,那種忐忑不安,那種彷徨,隨著媽媽的匆急步伐走入電梯中。那一刹那,我簡直無法相信我的親眼所見,恐懼瞬間爬滿了全身,腦子裏本活躍的細胞都在這個時刻無法正常運轉。電梯中的男男女女身穿清朝的衣束,女人抹著厚厚的香料,濃重的胭脂水粉充斥著整個電梯的角落,大紅色在嘴唇上顯得異常通亮,紅得令人發顫。盤著美麗的發髻,顯現出臉的圓潤美,三寸金蓮似的小腳,站在擁擠的電梯裏,格格不入。男人有穿著龍袍,戴著龍冠,好不生氣!電梯裏的每個人扮演著各自的角色。

    《紅樓夢》中記述了我夢中的人生選擇.《紅樓夢》的人物性格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傳統文化的浸染,這在林黛玉與薛寶钗身上表現得尤爲突出.羸弱的林黛玉,貌若西子,多疑刻薄,清高孤傲,隨情任性,弄得衆人相悖;康健的薛寶钗,豔冠群芳,知情達理,可愛隨和,穩重平靜,深得上下歡迎.林黛玉天真無邪,單純率真;薛寶钗理智藏奸,心有城府.從深廣的曆史文化背景中走出來的中國人,失意時能夠深刻理解林黛玉,得意時由衷地愛慕薛寶钗.從社會方面看,在讓人感到壓抑的專制社會,人們推崇林黛玉;在國太民安時,薛寶钗便會被大加褒揚.正如王蒙先生所說:"如果你的女兒是林黛玉式的性格,非倒黴不可;如果是薛寶钗式的性格,那她可有光明的前途."王先生顯然指的是今天.即使是在《紅樓夢》中,薛寶钗的命運也大致如此,這從一側面反映了傳統文化的內在傳承性吧!我不願做與社會格格不入的林黛玉,也不願做理智藏奸的薛寶钗,如果真要從中必選其一,我希望把我的選擇放在夢中,我希望在夢中去追尋我有價值的人生.

    《紅樓夢》中承載了我浩瀚的社會層面的夢想.翻開《紅樓夢》,就仿佛打開了夢的窗口,它博大精深,記載了一個時代的曆史,它的容量就像一部人間的二十四史.或許正因其博大,不同的人從中看到了不同的景象.有人說它是部曆史小說,反映的是封建社會的衰亡史;也有人說它是部愛情小說,表現的是寶黛愛情的千古絕唱;有人說它是部政治小說,隱喻的是清代的康熙朝政;也有人說它暗藏著董小婉的悲情故事;有人說它是作者的自敘傳;還有人說它是宣傳色空觀念的小說……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.正如魯迅所說:"單是命意,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:經學家看見《易》,道學家看見淫,才子看見纏綿,革命家看見排滿,流言家看見宮闱秘史……"我的夢包羅萬象從中我可以追尋到大與小,美與醜,得與失,榮與辱,我可以像列子一樣禦風而行,像鲲鵬一樣展翅翺翔,禦六氣而辨乎榮辱之境.

    下了38乘,終于要走出這壓得喘不過氣的詭異電梯,四外黑暗且寬闊的停車場,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,似車又非車,再一轉身便不見了媽媽的蹤影,一位老爺爺把我帶到喧鬧的集市上,忽地,也不見蹤影,我不安地攏了攏衣袋裏的藥,生怕在這魚腥菜臭的地方暈倒。過了許久,心焦如焚的我問了下旁邊的大叔,是否知道爺爺去哪兒?大叔便帶上我往上坡方向走去,前方慢慢燈火通明起來,一幢幢古老聳立的宅子外面挂著紅得閃閃的燈籠,我看著猥瑣的大叔,問道“爺爺在哪兒?”他加快步伐回道“萬春樓”我隨後看到滿臉贅肉的老鸨。

  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,多數人把夢寄托在心裏,以便隨時懷揣著夢去奮力前行.而我不能只讓小小的心去承受重重的夢,拉斯維加斯登入想像曹雪芹一樣把它寄托在《紅樓夢》裏.

    2001